http://www.edtreatmentpill.com

20李静芝12反拐系列报道]母亲寻失散孩子 24载不放

  中广网西安12月30日消息(记者马文佳)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新年将至,我国第二个国家反拐行动计划即将。距离2007年12月成立“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办公室”,已经过去了整整5年时间。

  拐卖会让一个家庭的生活轨迹发生怎样的改变?在的寻子上,什么才是父母可以信赖的希望灯塔?请听《2012反拐系列报道》第一篇《漫漫寻子》。

  一位了24年去寻找儿子的母亲,要有着怎样的勇气与坚守?她是怎样熬过那8700多个牵肠挂肚的日日夜夜?初次见到53岁的李静芝,短发,戴着黑色框架的近视镜,涂了淡色的唇膏。提到儿子嘉嘉,她表情越来越凝重,语气很快就低沉下来。

  李静芝:我儿子丢失的那一天,爸把他从幼儿园接回来,在一个酒店里面。据爸讲,是孩子要喝水,他就给孩子接水,这个过程可能就两、三分钟的时间吧,孩子就走失了。一点线索都没有,真的就在这个世界中无影无踪的消失了。

  当时家住陕西西安市区的李静芝,在27岁时有了独子嘉嘉,李静芝怀孕时她总听英语和古典音乐,觉得这样的胎教能让宝宝更聪明。而当2岁零8个月的儿子会叫妈妈,会走会跑时,却就这么丢了。李静芝此后生活的主题就只有“寻找”。

  李静芝:通过电视上的寻人启事、电线杆子上的寻人启事、上的寻人启事,就这样子下来,再一家一家的跟他们同时联系,大家一块找孩子。最多的时候可能有三、四十家了。自己给自己起了个名,叫陕西爱子寻找联合会。

  当时门还没有专门的打拐办,李静芝在报案之后的等待中,李静芝寻找孩子的方式就是不断散发和寻人启事,如果收到线索就自己去当地核实。

  李静芝:我们以陕西爱子寻找联合会的名义,那一年印了一、二十万份的寻人启事。大家的孩子都写在一张纸上,每一个省有三到四家,写到乡一级的妇联、计划生育办、、和。

  这样全国范围的撒网寻找,耗费着李静芝的大量精力,这条寻子之,对于她而言永远也不知道终点在哪里。她没有再要孩子,怕有了小孩就没有精力去找儿子嘉嘉了。孩子丢失5年后,心力交瘁的李静芝与丈夫离婚。

  李静芝:孩子的丢失改变了一个家所有人的命运,可能找了有5年吧,我们就分手了。其实像我们这种丢失孩子的家庭有许多,到后来都是走分手这条了,太痛苦了。

  让李静芝稍感安慰的是,在此后的十年时光中,她帮助另外的4个孩子找到了父母。而自己的儿子嘉嘉,究竟在哪里呢?这位半辈子都在寻子的母亲,希望更多的人能知道嘉嘉的特征:“他头上有两个旋,在右耳右侧有一个比头皮大约高出一毫米、拇指盖大小的胎记。”李静芝着她心心念念的儿子还能够记得自己。

  李静芝:希望我儿子对过去,哪怕有那么一丁点的记忆。比如说他知道有一个钟楼,儿子那时候特别喜欢吃那个膨香酥。他学话,第一句话就是跟着那个卖膨香酥的吆喝。我不知道这些记忆对我儿子来说,还有没有一点点。

  李静芝的经历,是很多被拐儿童父母的生活现状写照。2009年全国打拐DNA数据库设立之后,给寻子家长带来了新希望。这个承载着无数团圆心愿的数据库,怎样才能让更多迷失的亲子相认呢?

  2007年,成立了“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办公室”,开始了的“打拐风暴”;这一年,松原的张宝艳夫妇成立了“宝贝回家寻子网”,了民间反拐力量的新一页。这一年,李静芝,也成为宝贝回家网站的一名特殊志愿者,“宝贝回家寻子网”将很多像李静芝这样的寻子家长和张宝艳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目前“宝贝回家”拥有2万多名志愿者,已经帮助556名孩子回归家庭。现在平均每一天半,“宝贝回家”都能找到一个孩子。作为专职工作人员,张宝艳将全部心血都留给了“宝贝回家”。

  张宝艳:我们工作人员每天是实时在线点,都有人在线值班。这个网站的电线小时都是开通的,我们从来没有休息日。

  与24年前李静芝丢失孩子时的迷茫和无助相比,“宝贝回家”的志愿者们为寻子家长提供了最大程度的支持,他们可以在这里得到专业的寻子指导。宝贝回家寻子网张宝艳说,寻子的家长和寻亲的孩子除了在网站上登记信息之外,最重要的一项程序就是采血加入打拐DNA数据库。一滴血,带来的可能就是已久的团圆。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就曾多次表示,对于这个覆盖全国的数据库,各地机关要“应采尽采”原则。

  陈士渠:要求各地机关,对接报的儿童被拐案件,都要采集其父母血样、检测入库。对于各地,来历不明、疑似被拐的儿童,也都要采血,检测入库。这个信息库能够自动比对。

  在李静芝眼中,这个全国打拐DNA数据库就是她的希望灯塔。在她做“宝贝回家”志愿者的5年时间中,在数据库的支持下她再次帮助5个被拐孩子找到亲生父母。而在与60多位寻亲孩子的联系中,李静芝发现有些孩子没有及时采血入库的原因,除了担心被养父母发现之外,更多的是因为有些地区的门,打拐DNA数据的采集工作还不完善。

  李静芝:他(被拐孩子)在当地做DNA的时候,到乡做,乡让他到县里面。他到县里面,县里又让他到乡里。而且到乡的时候还说,李静芝你这个是要付钱的。

  无论是李静芝还张宝艳,提到寻子寻亲,她们聊得最多的就是“采血”“入库”,关于这个世界首创的全国打拐DNA数据库,各地机关能否将“应采尽采”原则下来,已经成为寻子家长和志愿者的关注焦点。

  李静芝:希望我们这个打拐DNA数据库能持久地、地下来。不管你是在哪里,通过这个DNA一滴血,就会让失散的父母和孩子团聚。

  在采访的最后,李静芝拿给我一个相册,那是一个80年代常见的锦缎面活页相册。相册里都是嘉嘉从满月到被拐之前的照片,那时的很年轻李静芝,抱着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嘉嘉,从没有想过分离。对于未来,李静芝说,她唯一不敢放弃的就是希望。

  李静芝:我特别想知道我儿子有多高了,长得是不是还像我。我一直在想着我儿子突然有一天,站在我面前,我可能会激动得要晕死过去了。

  (推出新闻,电话即可将您手中的新闻线索第一时间反馈。我们将第一时间派出记者调查事件、报道事实、揭开。)

原文标题:20李静芝12反拐系列报道]母亲寻失散孩子 24载不放 网址:http://www.edtreatmentpill.com/guojipindao/2020/0324/174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