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edtreatmentpill.com

逍遥剑尊第一百二十六回 最强剑气

  他先是与高入云激战,又几乎花尽内力创出九霄云雷,这致使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

  等他起来时,只觉脑袋肿胀,右臂也是一阵剧痛,坐在床上一炷香时间后才过来。当他一脸倦意地走出时,见大家都静等着他,一脸歉意地说道:“各位抱歉,我练晚了。”

  聂平波首先打破了沉默:“无情兄,昨日夜晚的剑气是你打出来的?”“不错,这招近乎耗尽了我所有真力,这也是我起来迟了的原因。”

  陈无情话音刚落,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之色。高入云与聂平波更是诧异——他们都了解陈无情的实力,单论作战能力,陈无情还比他们少了个档次。而昨日的剑气太过强横,恐怕他们连一剑都挡不住。一个人无论天赋多高,再怎么突飞猛进,一个二流的顶尖高手再还没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内用出化境强者才可能击出的恐怖,这简直是骇人听闻,可谓前无古人。

  高入云曾经也见识过何成远九罡噬焰舞的恐怖,而昨所感受到的剑意,竟然远胜过九罡噬焰舞的威力!若非高入云心知肚明自己绝对无法抵挡这一剑,否则早就出去见这位高手一面了。谁又能想到,这一剑是陈无情打出的?

  “不对,那怎么昨天还有另外一道强横的剑意?就算你练成心法,也不可能将真气属性转换得如此出神入化。”聂平波道。

  “那或许是他人所为,反正昨天我只使用了一招,就几乎消耗了所有精力。”陈无情道。

  “我认为那可能是剑法的威力。”邢玉轩道,“我曾经随经历过几次大战,也曾见过杨掌门使用剑法,因此能将其认出。”

  “剑法!”陈无情被惊退几步,很快想起一个月前在铸剑阁遇到的小偷,“等我发现他,必将他碎尸万段!”

  众人继续启程,陈无情一上总是闷闷不乐。柳清儿见此,每日都陪在他身边,讲一个个并不幽默的笑话,想令陈无情变得轻松一点。刑玉轩看在眼里,不禁醋意大发。

  正午之时,众人来到一家饭店休息。陈无情点来一些酒,很快便将之喝完。不一会儿,他便生起了醉意。

  有时候,是一种痛苦,而人们总喜欢用醉酒的方式,试图忘却、逃避,甚至自己。其实一来,那些事情,也还是摆在自己面前。因为一些事情,不是能逃避得了的。而人们却总是选择逃避。这也是人性的一种弱点。

  旁桌的人正讨论着江湖上大大小小的事情。聊着聊着,其中一个身材矮小的人轻声说:“你们听说过陈无情么?他虽然是个青年,今年却名气很大。”“我自然听过,这小子天赋不错,若不会在半夭折,日后必定成为一代强者。”

  “什么事?”另一个,“听说陈无情人品不错,应该不会做什么的事吧。”

  “哎,我也不知道他心中所想。”矮子叹息说,“破军们对陈无情如此器重,没想到陈无情还去偷剑谱与剑。”

  “据说是破军门四大逮着个现行,不料被他跑了。四大的可信度还是挺高的。”

  陈无情默默听着,右拳重重地往桌子上一锤,顿时击出一个小窟窿。在这家饭店吃饭的人的目光不禁都射向陈无情。

  “,陈无情是何等英雄,怎么会干这种事情?不过是误会罢了。”邢玉轩看不下去,站起来道。

  陈无情望着邢玉轩和柳清儿,心中说不出的感激。想到破军们对自己的恩情,不禁流下泪来。

  “陈无情曾经救我们于危难间,若是一个,是不会遇事拔刀相助的。”邢玉轩放大了音量。

  一个披着铠甲的壮汉此时慢慢走近饭店,看他脚步的声音十分细微,又显得很稳健,显然轻功不错。他微微一笑,逍遥剑尊轻声说:“有时也会做好事,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听到这话,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射向大汉,天女派的众更是怒目相视。陈无情对她们有大恩,她们自然不会让他人说闲话。

  那大汉不为所动,继续冷嘲热讽:“拔刀相助不算什么,而欺师灭祖,确实大罪!”他每个字都铿锵有力,那语气确实令人信服。

  陈无情再也不住——那大汉可是一直在戳他的痛处啊!当下拍桌站起,怒目相视道:“我就是陈无情,我为人磊落,绝不会做那些欺师灭祖之事!”

  正说话间,几十个身披黑甲的军士包围了这里,两个身披黑甲,杀气的年轻人站在大汉左右两侧,显然是身经百战。

  “这座城池如此空旷,甚是好破,我军不费吹灰之力,便偷袭攻占了这里。”大汉笑道。

  “大家快走,他是!”高入云早已取出黑色巨尺,直接朝脑袋削下去。“不自量力!”右侧的青年轻笑一声,一把银戟已然刺出,直点黑尺尺刃。高入云只觉一股大力传来,急忙撤开,身形暴退几步。

  “让你见识见天荒戟的厉害。”那青年笑道,密密麻麻地戟影顿时向高入云刺去。高入云巨尺一挥,逍遥剑尊一道劲风射出,他紧跟着劲风朝青年银戟迎去。

  “楚焰奇,你总爱抢风头。”左侧的青年哈哈一笑,率领那几十黑甲军,挥舞流星锤掩杀而来。陈无情见大事不好,挥舞逍遥剑朝舞流星锤的青年杀去。“汝等受死!”青年不以为然,手中流星锤疯狂地乱舞起来,仅仅一眨眼的时间,就多出几种变化。每种变化都夹杂着凌厉的劲风,相信任何人都知道,被一锤砸中的滋味可不好受。陈无情大惊之下,急忙使出莫问教给他的剑法,吃力地将之挡回。应战十几个回合后,陈无情便力不从心起来——他武功本不如这青年,何况他为了创九霄云雷,损耗的真气还没有恢复过来。无奈之下,他只有借千年寒玉还有逍遥剑的力量来应付青年千变万化的招式。

  “无情哥哥,我来帮你!”柳清儿挥舞着长剑,几道紫色剑气飞射而来。青年凭借流星锤的劲风将剑气一一抵消。他一人对付陈无情、柳清儿两人,却占尽优势,看来在一流高手中,他也是佼佼者。

  刑玉轩见此,急忙率领众与黑甲军抗衡起来。天女派与黑甲军人数相差不多,但毕竟不如黑甲军精锐,很快便处于下风。

  聂平波也不敢闲着,血罡剑带着剑光朝直刺而去。逍遥剑尊一看到,他便想起了父愁,早已按捺不住的心。

  “不自量力!”轻笑轻笑一声,俯身躲过聂平波这一剑,右掌直击聂平波小腹。聂平波急忙撤销攻势,用剑柄直点玉枕穴。右掌抬起,直接弹飞血罡剑,左肘已然将聂平波撞开。聂平波感到都翻腾起来,更兼阴狠无比的天罡劲,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聂兄!”陈无情见聂平波被击伤,心里一慌,剑法便大乱起来。对面的青年笑道:“对敌之时,一心二用,可不是好兆头。”那流星锤当直击陈无情腹部,被陈无情躲过时,竟然折射回来。眼看陈无情的后背便要被击中,柳清儿竟然挡在陈无情背后,一声,不禁吐了陈无情一脸血。

  “清儿!”陈无情火气上涌,直接斩断流星锤,逍遥剑飞刺而出。青年没想到陈无情危急之时居然会使出这种招式,一个不慎,被逍遥剑刺穿左肩。陈无情运转疾影,转眼间已经来到青年跟前,右掌将至拍开,逍遥剑已经被握在左手。青年口喷鲜血,直接倒飞而出。这一系列的动作做完后,陈无情立刻后退,扶住了柳清儿。“清儿妹妹,你休息一下,我来杀掉他们。”陈无情将柳清儿扶在椅子上坐着,感受着自己体内的真气,已经只剩四成。

  正思索对策间,已经运转天煞凌羽朝陈无情冲杀而来。陈无情见此,大喝一声:“且慢!”听言,不禁撤掉冲势,讥讽地说道:“怎么,你要求饶么?我本是要慢慢削弱陈国的实力,你若投诚,我还能考虑放你一命。”

  “不,我只是要跟你比试一招。”陈无情手心已经捏满了汗,现在的一分一秒,都是决定的关键。

  “久闻混元金刚大名,我倒是想见识见识,你能否不躲不闪,光靠外功内力接住我这个后生晚辈一剑。”陈无情趁着谈话之时,不断恢复着内力,逍遥剑的剑气锋芒已经悄然浮现。

  “放心吧!”陈无情右掌轻拍千年寒玉,逍遥剑的剑气也毫无保留地出现在他。四成的内力加千年寒玉的力量,再加上逍遥剑的剑气,正好相当于他十成的真气。

  “我的九霄云雷并不纯熟,如今只有碰碰运气,若没有使出来,那一切都完了。”陈无情神经紧绷着,四象通灵剑气已经注入在逍遥剑中,他的清风真气,也源源不断地输入逍遥剑。逍遥剑顿时被一道浓郁的青气所覆盖。

  “九——霄——云——雷!”陈无情一字一顿地吼出这四个字,顿时化为一道闪电光束,青色剑芒令得空气极度扭曲起来。难以置信地望着这比闪电还快的速度,还有那强悍无匹的剑气。他敢说,这是自己这么多年来见过的最强剑气!以他那化境的武功,还有那迅捷的天煞凌羽,本是可以躲过这招九霄云雷的。可他一心对陈无情的武功感到轻蔑,没想到他还隐藏着如此无敌的剑招,实乃出其不意。

  但毕竟作战经验丰富,当下使出十成内力,混元无极功毫无保留地爆发出来。其右掌快击,竟然将如此锋锐的剑打偏一点。这锋锐的一剑穿过气墙,突破的护体真气,可惜并没有击中。他借突刺之力,在人们难以置信地目光中,待一招试完后,借着冲力杀入人群,连续刺穿十几个黑甲军兵士的喉咙。

  近乎虚脱,正庆幸情急之间挡住这一剑,突然感到一股巨大的摩擦力,的真气都因此紊乱起来,当下大惊,身形暴退。不料这摩擦力比陈无情的剑气更加难缠,走在哪里,摩擦力便跟在哪里。瞬间,一道幽蓝的电光发出“嗤”的刺耳之声,悄然而生。强大的高压电流将电得晕头转向,竟还没有昏迷过去。

  “这不可能!”喃喃道。他纵横几十年,还是第一次被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杀得如此狼狈。

  陈无情也好不到哪里去,刚才的九霄云雷,已经倾尽他所有真力。一招用完,他便昏迷过去。

  在一瞬间,整个饭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刚才那电光火石间的一幕了。不要忘了,这个奇迹,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做到的!

  首充就送天阶!从此以后,我以金元开道,抽取神兵天丹,顿悟绝品仙功,一步步踏上无敌神座!

  Copyright (C) 2006-2019 中文在线版权所有,都市小说仙侠武侠言情小说等在线小说阅读网站,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17k小说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友评论、用户上传文字、图片等一切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17k小说网无关。--17K声明。

原文标题:逍遥剑尊第一百二十六回 最强剑气 网址:http://www.edtreatmentpill.com/guojipindao/2020/0404/519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