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edtreatmentpill.com

飞翼人Key社之花樋上至宣布退社成为画师

  《New Game》的动画已经完结,这部动画虽然大多数时间的都是百合搞笑,但也涉及到了一些游戏制作行业现象,而在今天知名女原画,被誉为 Key 社之花的樋上至宣布退出 Key 社所属的VisualArts 正式成为一名画师,在宣布退社的同时樋妈的专访文章也一起公开,在中樋妈畅谈了自己如何从小白一步步成为 Key 社原画,又为何选择离开自己服务多年的 Key 社而,樋妈的经历堪称是一部现实版的 New Game。飞翼人

  樋上至:小学的时候我喜欢桂正和创作的《飞翼人》,还有楠桂的恐怖漫画也很喜欢一直在看,这样渐渐的自己的绘画就受到了一定影响。进入高中后高河弓和楠桂,模仿高河弓的画作惟妙惟肖,现在我的作品中的角色毛发还有若干地方还会残留着高河弓老师的风格。

  楠桂和高河弓都是从和同人活动中成为人气作者,之后在商业出道的新时代的旗手,印象中在《铠传》的时代从同人到专业作者的这股潮流真正确立

  那在这之后自己的作画逐渐上升有没有受到谁的直接影响?

  樋上至:我想也许是受到了高桥留美子老师的直接影响,高中的时候也画了《乱码 1/2》的图,也许在头身方面受到高桥留美子老师的影响比较大

  樋上至:原本我是想要成为漫画家的,但是自己却怎么也画不出分镜稿,而且也不擅长角色对话,因此我进入了专科学校专门学习漫画绘制课程,努力的想要画漫画,当时一位同班朋友安利了我《同级生》的游戏,那时才知道「啊,还有这样的工作」,从那开始就想要做 PC 游戏,自己想要从事 PC 游戏的工作。

  总之竹井正树先生的画作非常漂亮,当时电脑游戏都是点阵图,所以在游戏中居然有这么漂亮的画面对我来说是冲击性的。所以我想要走这条道,我想画游戏原画!我找专科学校的老师想要先了解一些电脑图像的知识,但是老师说「这不是游戏科不会有游戏老招聘,我们不能抢了游戏科的饭碗,所以你自学吧」

  从专科学校毕业后为了了解电脑游戏到底是何物,我以做图像设计师为支援应聘了很多游戏,最后聘用我的是 TGL,在这之前我在电脑上从来没有接触过游戏以外的事物,山本和枝老师从点阵图到 CG 绘制一步一步的全部交给我,后来就能自己制作游戏图像了

  之后我作为图像设计师进入了Visual Artist Office 也就是现在的VisualArts,在那里先是为用点阵的方式上色,进入NEXTON 后就马上变成了 256 色,使用的 PC 也变成了 Mac,我当时连 Mac 的电源都不知道怎么插入。

  樋上至:在Visual Artist Office 时我也说了想要画原画啊,当时自己创作的原画给社长看了一次,但是社长说「还差得远呢」

  樋上至:在跳槽到NEXTON 时候是以原画师身份进入的,自己画原画自己上色,自己在离开Visual Artist Office 后大概有段时间也在寻找能够成为原画师的地方,那段时间的记忆比较模糊了

  终于成为了原画师,那么您的原画绘制流程是怎样的呢?

  樋上至:绘制原画时要一边想着能让图像设计设轻松上色一边绘制原画,像是这个部分分开比较好,这个线条要紧密一些方便上色,我是活用自己在做图像设计师时的经验来绘制原画。

  樋上至:进入NEXTON 后很快就成为了角色人设,好像突然有人说「画一部作品出来」,团队中大家各有各的分工,飞翼人其中的一部作品就交由我来设

  作为人设,是以自己的审美感来决定胜负,设计面孔、发型、服饰是不是很辛苦?

  一开始有「即便被骂我也要这么做!」的感觉吗?

  樋上至:在网上总会有人严厉,例如「这画差的没谁了」这样的。在绘装时我会参考很多的书籍,还会和编剧讨论设计什么样的衣服比较好,设计角色发型也是要看大量的还要研究,总之就是经常看各种进行研究,现在我也觉得必须要多多参考各种情报,可以让自己的画作渐渐吸收这些知识,也许会和自己审美观有所联系,为了不被时代所抛弃必须要努力.

  当时被玩家在网上骂的时候会不会有像哭湿枕头这样的事?

  樋上至:确实哭的很惨,很痛苦,虽然很辛苦但这是我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无论如何为了得到认可也必须要努力,游戏的剧本和音乐评价都很高,自己抱着「不能拖人家的后腿,不要再让自己的画作评价下降」的心情拼命的画图,例如在 《Kanon》中被玩家说不行的地方,在《AIR》的角色身上就进行了稍微的修改。

  也就是说其实并没有太收到创作者的影响,而是根据四周的评价来渐渐改变自己的画作,创作自己风格的作品?

  但同时也有很多人的特别喜欢您那种被称为「樋上脸」的独特画风,您怎么看待这样的现象?

  樋上至:怎么说呢,总感觉有点不可思议,我自己是很喜欢自己创作的画作,虽然有人我的作品但也有人很喜欢我的作品,这个确实很不可思议啊,在众多的评论中有人说喜欢我的作品我是很高兴的,但是也想问问到底是觉得哪里好

  之后一些热门游戏被动画化,您创作的画作也被用于动画角色原案,您怎么想?

  樋上至:游戏动画化后动画制作组会反馈回来很棒的动画画面,真的非常高兴,《Kanon》在地上波放送时大家不是都看了吗,我也和自己的亲人说我做的就是这种工作

  樋上至:因为是 18 禁游戏相关的工作所以没怎么说,父母对我靠画画为生的事情一无所知,《Kanon》动画的事还是和父母说了,不过父母并没有什么兴趣的样子,但自己画的 Little Burster 做封面的电击Gs gazine老家放了一本,现在还在老家摆着,想到这事还是有点高兴的。

  樋上至:因为是动画制作者绘制所以画面比较平衡,自己画不出的地方动画画面能画出来,我也会参考动画画面进行创作。

  游戏畅销被改成动画再被改成剧场版,当作品迎来了生命周期的高峰时,作为游戏制作者的真实感受是怎样的?

  樋上至:其实我就是一直在画画,游戏 Master up 后就要忙着绘制特典图、宣传图,因为要忙着一直画着各种各样的图我也不怎么在意 Master up,在想着这部游戏终于大功告成时就要马上进入下一步游戏的制作当中。

  樋上至:完全没参加过,游戏的庆功会倒是参加,但动画的庆功会没让我去,游戏的庆功会好像每次都是去吃烤肉

  樋上至:在和藤岛康介对谈的时候真的有做这份工作真好的感觉,我一直看藤岛康介老师的漫画,没想到竟然能有机会对谈十分

  还有就是原本没有声音的 PC 游戏移植到主机平台时增加了声优配音,第一次参加游戏录音活动是在 AIR 时绿川光来到大阪为游戏配音,那是我第一次参观声优的工作,当时自己一惊一乍的「好棒的声音啊!太棒了!」

  作为对自己作品的评价,发来的工作数量会让自己充满自信吗

  作为画师您自己有对绘画充满自信也能被玩家所接受的画作吗?

  樋上至:虽说能被理解又可以说无法被理解,总感觉自己经常是在学习中,每次的游戏作品中姑且都有自己对画作的研究,迄今为止也被骂了很多次「不需要你」,因此我抱着「即使是一个人也好也想让更多的人喜欢上自己的画作」的目标,所以总是以「容易被大家接受」作为目标作画,但如果这么做又会被人说没有个性,所以每次都烦恼到底要怎么做才好。

  樋上至:虽然眼睛的笔触有着相当的改变,不过还是喜欢这张脸啊,这张脸是自己画的最好的,但我觉得还有进一步需要研究的地方,所以还差得远呢

  樋上至:这 20 年的时间净是画学园题材的作品了,我一直想画奇幻等题材的作品,这么多年也净是画校服了,也想画画铠甲之类的啊

  樋上至:在制作游戏时,无法表现自己的画作,在游戏几个月前就要忙着各种经营事宜,飞翼人尤其是 Key 社的游戏时间比较长,在这期间自己画不出图一直有「会被遗忘」的危机感。所以在一部游戏完成制作进入下一部游戏制作的期间我想要扩大自己的活动范围,我也提了很多次辞职的意愿,但一直都被挽留,这次我是无司说什么都辞职了。

  樋上至:我觉得动画对我来说十分有价值,我自己参与制作的游戏就有被动画化的,目前为止还没做过一部原创动画,后来做了原创动画比我后进的原画师反而比我早的实现了原创动画出道,现在想起来十分的懊悔。「我的梦想被那个人先实现了」,但是在这个工作怎么也轮不到我。我的目标就是为原创动画设计角色,让角色动起来对自己是极具魅力的工作。

  这之后还想做恐怖作品,就是想要做那种看了一次再也不敢看第二次的恐怖作品。还有就是画《新哥斯拉》的同人本还有四格漫画。

  樋上至:其实我现在正在将自己 10 年来的同人志原稿集结成册做成总集篇,有很多作品而且我最新的作品,结果总集本相当的厚,作为同人志,制作完成、售光后就再也不会再贩了。

  之前麻枝准因为心脏问题住了半年的院,而且现在麻枝准的身体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恐怕是要带病。而今天樋妈直接宣布退社让 Key 社又站在了风口浪尖上,但其实樋妈退社也并不是没有征兆,樋妈已经很多次的吐槽自己在 Key 社被边缘化,没有什么工作觉得很没劲,如今退社对于樋妈这样级别的创作者来说也许是好事能让自己的事业焕发第二春。在中总觉得樋妈的形象和 New Game 中的青叶重叠在一起了。

原文标题:飞翼人Key社之花樋上至宣布退社成为画师 网址:http://www.edtreatmentpill.com/guojipindao/2020/0414/781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