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edtreatmentpill.com

王室“宫斗”升级:小萨勒曼会把沙特引向国际

  (张思考/图)

  (本文首发于2020年4月16日《南方周末》)

  小萨勒曼开始推行的一系列,在以教保守著称的沙特曾难以想象。不过,他还了数百名王室、教界人士、商人和知识,这种做法在本国树敌甚多。

  虽然新冠让许多国家的生活进入“休眠期”,但在牵动世界能源神经的沙特,一场风暴却没有被病毒阻断——2020年3月6日,沙特伯(下称“沙特”)王储兼反腐委员会·本·萨勒曼(小萨勒曼)多位“重量级”王室。这其中包括国王萨勒曼的弟弟艾哈迈德亲王,以及国王的侄子纳伊夫亲王,二人都被视为萨勒曼国王去世后可能继承的候选人。

  2020年3月16日,王室“宫斗”再度升级,又有298人被,其中包括二十多名王子和三十多名有王族血统的、内务部官员。

  “MBS(王储的缩写)就像200公里时速前进的推土机,他会毁掉途中的一切,但也开出新。”在推特上,沙特半岛基金会主任阿里·谢哈比这样比喻。

  可美国布鲁金斯学会情报项目部主任布鲁斯·里德尔却被小萨勒曼吓住了,“这位35岁的年轻人如此杀伐决断,好也因此,坏也因此”。里德尔是为美国情报局服务30年的前情报官员,可谓见多识广。早在2018年10月,小萨勒曼最甚的记者贾迈勒·卡舒吉,死于沙特驻土耳其后,里德尔就:以直接消灭对手为特征的“极端”,已在中东回潮。

  先下手为强,扫清继承的所有障碍

  3月发生的“王室地震”中,上述的“由头”令人费解——他们涉嫌“密谋发动国王和王储”。

  早在2017年,掌管国卫队的小阿卜杜拉亲王(已故国王阿卜杜拉之子)因罪,遭罚款16亿美元后被解除,军队、教(穆塔瓦)和国卫队至此为小萨勒曼牢牢控制,有谁想在体制内调动武装力量发动宫廷,势比登天。

  “此举不过是这位‘85后’加力控制、巩固地位的强力清洗罢了。”土耳其《沙巴日报》2020年3月18日称,小萨勒曼有意在2020年11月利雅得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前,扫清继承的所有障碍。

  此次遭的王室中,纳伊夫和艾哈迈德最为惹眼。

  纳伊夫是萨勒曼国王的四哥老纳伊夫的儿子,是欧美极为器重的“专业贵胄”,国际频道担任内政大臣,与反恐合作卓有成效,更因干练豁达而被国际上为“可以信赖的利雅得主人”。

  五年前,萨勒曼国王即位时,先让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穆克林亲王当王储,可明眼人都知道他是个“过渡”,因为穆克林有一半的也门血统,反对本国介入打击也门胡塞的战争,任命两个月后就失去尊位,换上欢迎的纳伊夫,那一刻,谁都不怀疑将来的天下是属于他的。

  可天有不测风云,2017年6月,国王,废黜纳伊夫,副王储小萨勒曼转正,发布那一天,小萨勒曼曾跪着亲吻了57岁的纳伊夫的手说:“我将永远需要你的指导和。”纳伊夫只说了一句:“我要休息了。”

  从那时起至今,不时有消息传出,纳伊夫在隐居里会晤对时局不满的人,包括2017年11月遭小萨勒曼退赃的王子们。面对仍有能量的大堂哥,小萨勒曼岂可。

  如果说纳伊夫只是“有嫌疑”,那么78岁的艾哈迈德亲王则简直是小萨勒曼的拦虎。

  作为国王的亲弟弟和陆军情报系统主管,他对国家和王室安全负有权责,可他偏偏现任国王第八子小萨勒曼,多次承诺向小萨勒曼。国王多次召艾哈迈德入宫,劝其接受小萨勒曼继承,但都遭到。

  卡塔尔半岛网站2020年3月20日披露,艾哈迈德的通讯被小萨勒曼严密,他与其侄子等人讨论小萨勒曼继承的事情也由此败露,因此小萨勒曼当即先发制人。

  大微妙,了“推土机”加速

  实际上,国内小气候和国际,同时提升着“小萨勒曼推土机”的速度。

  沙特皇家专家格伦·卡尔称,小萨勒曼可能希望在美国结果“出炉”前,扫清所有“登基”的障碍。他与特朗普家族尤其是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私交甚密,加上2019年刚刚从美国订购数十亿,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得到了美国的全力支持。但如果美国换了总统,对沙特的态度可能随之改变,毕竟前王储纳伊夫在沙特国内外人脉甚广,而且在昔日反恐合作中赢得了中情局的信任。

  著有《16世纪至21世纪的沙特教和》一书的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纳比勒·穆利纳说,卡舒吉事件已令小萨勒曼成为众矢之的。“鉴于小萨勒曼把许多国家机构边缘化,转而由自己展开更快速却更富冒险性的决策(如撤换重要官员),导致美国对其稳定度的担忧。一段时间里,就盛传特朗普欣赏前沙特驻美大使,也是小萨勒曼的哥哥哈里德,而他恰好在去年被弟弟突然解职了。”穆利纳说。

  2017年,沙特发生了一次以反腐为名的“黄金劫持”事件,数百名沙特王子和企业高管被在丽思卡尔顿酒店好几个月,并交出了超过1000亿美元的资产,小萨勒曼自己却可以花4.56亿美元购买一艘游艇。

  目前,沙特仍对王室一事保持沉默,英国网站“中东眼”总编大卫·赫斯特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小萨勒曼可能不会等到父王萨勒曼去世后才登基,他认为父亲的存在能赋予其继承的性,因此将G20峰会作为宣布登基的平台。

  目前,老国王除患有一点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外,身体还算硬朗。“中东眼”还提及一个细节,作为萨勒曼国王的最后一个兄弟,艾哈迈德在前曾有最后一次向王储宣誓的机会,但他了,“艾哈迈德曾被召进王宫,国王用了非常礼貌的语言,劝他支持自己的儿子,艾哈迈德强调自己无意称王,但也希望由别人出任国王”。

  结局由此注定。

  强硬王子能否掸掉“祖制”的咒语?

  只有熟悉沙特传递的人才清楚,小萨勒曼获得王储身份,有些“石破天惊”的味道。即便在握,这个35岁年轻人仍掸不掉头上“祖制”的咒语。

  百余年前,位于伯半岛腹地的内志部落头领伊本·沙特率几十个贝都因兵起家,用整整22年打下今天的江山,这其中既有武功,也有联姻。

  熟谙部落的伊本·沙特娶了22个妻子,生了45个儿子,形成独特的王室阶层。出于祖业、避免“主少国疑”的局面,1953年临终时,伊本·沙特参照贝都因部落的传统,把交给年龄最大的二儿子萨乌德(大儿子早逝),但同时约定“兄终弟及”的顺位原则,以便让成年的兄弟都有机会登基,避免在任国王。

  1962年,埃及支持的伯民族主义者夺取北也门,即将向沙特“输出”之际,萨乌德惊慌失措,将安全事务全交给三弟兼王储费萨尔。

  费萨尔一方面花钱雇请约旦甚至地区的军人对付北也门和埃及军队,另一方面却暗中将国内精兵悍将聚拢在麾下,最终在两年后了哥哥。

  有意思的是,当1967年时任埃及总统纳赛尔主动寻求和解,邀请费萨尔访问时,后者开出的条件是把废王哥哥赶走,“我一辈子不想见他”。纳赛尔起初“拎不清”,说萨乌德只是失去影响力的避难者,“得饶人处且饶人”,费萨尔甩了脸色,把埃及人晾了好几个月,到后来才让了一步,表示哥哥住在开罗的子是自己当年置办的家产,必须让其搬家,很显然,这是纳赛尔和解的诚意。

  为了国家利益,纳赛尔让步了。几天后,埃及内政部和的几名官员找到萨乌德,要其搬家。这位废王,最后几乎被埃及硬架着离开了住所。

  纳赛尔把自己该做的都做了,费萨尔也爽快,一开口就给埃及签了5000万英镑的援助支票,还承诺把20架尚在英国制造的战机交给埃及空军使用。

  为避免像哥哥萨乌德这样的出现,费萨尔对继承制度进行了“修正”,不再把“兄终弟及”变成简单的年龄排序,而是由王室共同选举出有能力的候选人。

  为了过渡顺利,除了王储之外,还设立副王储的,以免这些王兄王弟年事已高产生“轮空”的意外。更重要的是,费萨尔把历练王弟们的本领放上议事日程,包括(五弟)哈立德亲王做情报部长,(八弟)法赫德亲王当内政大臣,(十一弟)阿卜杜拉亲王当国卫队(SANG)司令,心地投入到北也门战事及反以色列“”中。

  受战争影响,沙特王族掀起一股“从军热”,国际频道几十位年轻的王子参加武装部队,还有些人通过关系进入欧美军校深造,他们后来都成为沙特军队的灵魂人物。

  不幸的是,这些精英们翅膀硬了,更纳赛尔的泛伯民族主义,甚至对自己的王族血统感到厌恶。1969年底,沙特空军发生未遂叛乱,若干在英国受训的王族飞行员以谋逆被斩首,则在逃离利雅得时。

  当年12月的拉巴特伯首脑峰会上,费萨尔国王公开向埃及总统纳赛尔发难,声称一些叛乱军官在中供认和埃及有联系,纳赛尔则回应,如果有任何埃及人被控在沙特从事活动,他随时准备把嫌疑犯送到沙特受审,“哪怕是我的秘书也不例外,我不允许任何人两国间来之不易的良好关系”。

  可该来的还是来了。1975年,费萨尔在出席外事活动时,被27岁的侄子穆萨德。

  经过一番混乱后,传给五弟哈立德。哈立德于1982年去世,声望日隆的八弟法赫德继位,成为第五代君主。

  法赫德来自王族支系,其母西萨·苏德里所出身的部落并不出众,因此在继承天平上并不占优,但他从小就在军中磨练,并把同母的六个弟弟全带出模样,尤其是老二苏尔坦、老四老纳伊夫(刚刚的纳伊夫的父亲)、老六萨勒曼(现任国王)和老七艾哈迈德最为出色,实际控制军、警、能源和财政。

  这其中,老二苏尔坦年富力强,在英国桑赫斯特军校深造,指挥过海湾战争,法赫德地帮助他当上副王储,但为了削弱反对声音,他还是把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阿卜杜拉安排为王储,原因很简单,此人与自己年纪相仿,即便登基,熬年头也熬不过苏尔坦。

  果然,2005年,法赫德去世,已经81岁的阿卜杜拉即位,他循例任命苏尔坦为王储,副王储则是老纳伊夫,看来“苏德里七兄弟”基本锁定了。不料,这两位王储却在2011-2012年相继去世,仁厚的国王遂让“苏德里老六”萨勒曼和旁支的兄弟穆克林(即前文提到的那位)顶替,看来祖制一切运行正常。

  2015年1月,阿卜杜拉国王去世,萨勒曼登基后,兄弟穆克林、侄子纳伊夫都成了匆匆过客,仅仅两年就让儿子小萨勒曼做了继承人,此举逐步了“兄终弟及”制度。

  小萨勒曼最的偶像,是有“铁娘子”之称的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在国内,他以派自居,提出雄心勃勃的“2030愿景”,试图调整沙特的经济结构,其对石油的依赖。

  小萨勒曼还是父亲在国防和外交事务方面的“一顾问”,在与欧美国家交往时,经常“替父出征”。可欲速则不达,小萨勒曼过于追求变革且急于求成,加剧了沙特的不稳定。

  “(王储)插手国家的各项政策,从对也门的战争到改变沙特的消费习惯、传统,几乎无孔不入。”联邦情报局在2018年2月报告中称,“独揽的小萨勒曼正在孤军奋战”。如果他继续强硬下去,很可能招致王族的不满,连本来作为王国基础的逊尼派族群,或许也将与其了。

  “强拧的瓜不甜”

  在海外观察家眼里,小萨勒曼正试图同时打赢也门战争、经济转型与三个硬仗,这是任何前任储君都不可想象的事,风险高到要危及沙特王国的未来。

  “他是个好战,对的反应就像个牛仔。”《消息报》2019年9月16日提到,小萨勒曼的行事风格是先发制人,2015年支持已然失败的也门总统哈迪,反击什叶派胡塞武装,因为后者被认定是伊朗的“附庸”。

  小萨勒曼,促成阿联酋、埃及、苏丹等国参加自己主导的联军,但到头来没能制伏胡塞武装,甚至发生2019年胡塞巡航导弹、无人机炸毁沙特油田的“反噬事件”。

  如今,沙特最亲密的“战争盟友”阿联酋已从也门撤军,并向伊朗伸出友谊之手,伊朗外长贾瓦德·扎里夫曾兴奋地说,“反伊朗的B队”规模无可救药地在衰亡——这是他对美国顾问约翰·博尔顿、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沙特王储小萨勒曼以及阿联酋前王储本·扎耶德的称呼。

  “对阿联酋来说,一个的也门——胡塞控制北部,联军支持的哈迪控制南部——是可以接受的解决方案,那就是一道‘防火墙’,可对沙特而言——它与也门北部共享1800公里长的边境线——不行。”中东研究所专家兰达·萨利姆表示,小萨勒曼自己与别国“风险错配”,造成“强拧的瓜不甜”。

  对打下去的小萨勒曼来说,也门像一杯难以下咽的毒酒。“40年前,霍梅尼说:‘我们将同作战,我们永远不会同意与谈判。’可八年两伊战争的消耗夺去了数百万人的生命,霍梅尼不得不说自己要喝下(停战)这杯毒酒”。萨利姆强调,“霍梅尼可以那样做,因为他是伊朗之父,现在的问题是,这位35岁的王储是否有这样做的国内基础。”“

  实际上,经济而收紧,是小萨勒曼的特点。本质上,依赖于家庭和部落联系而建立的分权体制,让沙特很难向现代国家管理方面发展。

  此外,王室执政与石油收入息息相关。沙特90%的公共预算依赖于石油收入,而一旦油价低于每桶80美元,沙特就出现预算赤字。

  在方面,小萨勒曼从2017年起收回作为极度保守派阵营左膀右臂的穆塔瓦的权和权,进程。

  在沙特,无论你在商场购物,还是在饭店里用餐,如果听到教场所扩音器传来做礼拜的喇叭声,你一定要尽快离开,因为这时的商场和饭店是一定要关门的。

  礼拜时间内,穆塔瓦会开着警车沿街巡视,如果发现有商场、、饭店和店铺仍在营业,将会面临严厉的处罚,并要承担法律责任。而在执法过程中,穆塔瓦的判断尺度是较为宽泛的,给经济生活造成了不少约束。

  现在,沙特对女性就业出行的逐步放宽,这给小萨勒曼带来不错的声望。

  法国《世界报》曾记录这样一幕,在利雅得乌拉亚富人区,两名身着黑色罩袍但头部的年轻女子在广场上等出租车,一队穆塔瓦在她们面前停车:“姐妹们,请你们盖好头部。”女子反唇相讥:“真烦,现在可是小萨勒曼的时代了。”穆塔瓦吃瘪后升起车窗,只字未提便离开了。

  而拿到驾照的女司机,也让自身有了存在感。一位32岁的小学教师萨拉姆说:“以前我出门,得确保我们和两户人家共用的司机有空,用优步打车但又太贵,现在我可以开着我的小汽车想走就走了。”

  另一个变化迹象,是露天咖啡厅越来越多,这与将社交生活在封闭空间里,以阻隔陌生人目光的沙特教传统截然相反。商店需要降下门帘去遵守礼拜时辰的,越来越不严格。两性隔离这一沙特基本准则也逐渐消失,尤其是就业的女性越来越多。

  可奇怪的是,这种生活宽松的氛围,却伴随着紧张。

  2018年,记者卡舒吉之死,了小萨勒曼的强硬面。以卡舒吉为代表的部分沙特精英阶层支持,而穆兄会对伯世界的君主制深恶痛绝,双方可谓之敌。卡舒吉在死前最后一篇推特里曾写道:“在我看来,穆兄会的思想是神圣的……铲除穆兄会,就等于让伯世界永远生活在和之下。”

  当小萨勒曼发起“反腐风暴”时,卡舒吉却为失去的王室,称其为“”,从此他失去了在沙特发声的机会。

  总体来看,小萨勒曼因赋予妇女更多等广泛的受到赞扬,但他拼命追求短期收益,敢于用激进政策来确保地位的做法,频频遭到国内乃至世界的。

  无限,无限风险

  据英国《卫报》披露,尽管萨勒曼国王继续支持王储,但有迹象表明,国王与继承人之间可能存在分歧。这种紧张关系,在年届八旬的国王2019年2月底出访埃及时,已经公开化。

  当时国王的顾问发出说,国王可能面临有人对他采取行动的风险。国王的随从于是派遣了一支新的安全团队飞往埃及替换当前团队,新团队由他在内政部选定的三十多名者组成。国王的随从还解散了访埃期间国王的埃及安保人员。此举是国王作出迅速反应的一部分,表明国王担心原来的部分安保人员可能于王储。

  一条新闻稿也,小萨勒曼不在迎接国王回国的队伍中,这使父子关系变得微妙起来,有人怀疑这是国王对王储的刻意冷落。

  按照惯例,王储在国王出访期间被任命为“代理国王”,小萨勒曼趁国王不在,批准两项重大的人事变更,包括任命丽玛·宾特·班达尔公主为驻美大使,以及任命其胞弟哈立德·本·萨勒曼为副国防大臣。后一项任命将进一步集中到苏德里家族中。

  尽管国王对这一人事调整有所耳闻,但他对正式宣布任命却不知情,而且他认为提拔女性担任驻美大使是不成熟的,对此感到。

  对王室的任命,几乎总是以国王的名义宣布,但2019年2月23日的委任令是由“代理国王”签署的。一名专家说,数十年来都没有人这样利用过代理国王的头衔签署委任令,国王及其团队是通过电视得知这次的。

  这起事件发生后,国王的支持者推动他更多地介入决策过程,以防止王储掌握过力。一名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称,目前王储和国王在重要的外交政策问题上也存在分歧,尤其在如何处理也门战争中的战俘问题上。

  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中东和北非项目副研究员尼尔·奎利亚姆推测,小萨勒曼新一势,仍与大力推进变革、确立权威有关,但他不太可能对其父亲采取强硬立场,国际频道因为他仍然依赖父亲的支持作为其地位的支撑。

  无论如何,一个“独揽却孤军奋战的王储”,是对小萨勒曼普遍的评价,这样的结果用俗话来说,就是“无限,无限风险”。

  里德尔强调,“2030愿景”是真正解决小萨勒曼执政性的重要抓手,其设想用“沙特制造”取代能源出口,提升民营经济地位,创造160万个就业机会,让国内失业率从11.6%降至7%,无不暗示着“石油立国”之已走到尽头。

  然而“2030愿景”实施的确定性,却因沙特政局动荡受到削弱。

  国际和平研究所学者彼得·韦泽曼说:“考虑到沙特在发展更广泛工业基础方面面临挑战,尤其是2019年2月13日欧盟委员会以卡舒吉事件为发难点,将沙特列入打击洗钱和资助活动等方面行动不足国家的,意味着欧洲银行和欧盟下属机构会加强对沙特的金融交易监管,让沙欧经济往来变得比以往复杂。更棘手的是,小萨勒曼的名声也因欧盟的制裁沾上污点。”

  过度依赖石油出口和石油收入的沙特,早在2017年就经历经济衰退,自从六年前油价出现大幅下跌以来,沙特预算赤字不断扩大,自2014年以来累计超过2600亿美元,“小萨勒曼的经济根基在被掏空”。

  实际上,小萨勒曼的国家,无以“不流血的”收场。面对给“国体”动手术的小萨勒曼,沙特王族保守如果集结起来,与底层的不满群体相呼应,就可能造成未知的风暴,而小萨勒曼过刚的行事风格,势必又进一步加剧双方的不可调和性,导致冲突升级。

  在很多人眼中,小萨勒曼不可预测的行为,无异于可能随时的“定时”。

  所有国家都在关注,作为中东“稳定器”的沙特,能否实现变革?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吴佩

原文标题:王室“宫斗”升级:小萨勒曼会把沙特引向国际 网址:http://www.edtreatmentpill.com/guojipindao/2020/0513/14340.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