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edtreatmentpill.com

读钱钟书的《围城》有多少人竟然没读出“围”

  写这篇文章源于这几天平台推送的几条问答,有一条关于钱钟书的《围城》读后感,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就是回答的内容里,几乎千篇一律的说围城之外的人想进去,围城之内的人想进来,大概就是这样的话,如同一个模子套出来的一样。

  我就纳闷,难道当我们离开了学校,读书怎么还像是在学校一样,标准答案只有一个!这不得不让我想起一个关于学习的讨论话题,当然我不是一味的崇洋,这只是一个客观的讨论,说我们上学时学习的方式和国外完全不一样,国外很多课堂上是没有千篇一律的标准答案,更多的是和讨论。

  前几天有在短视频里看到马云说的一段话,和我们刚才讨论的话题如出一辙,他说未来是需要智慧的时代,我们曾经过去几十年“教”的工作做的很好,但是“育”却没有,育就是培养一种思考的能力,是一把智慧的钥匙。回想起刚才的话题是不是让我们有点心头一颤。

  《围城》这本书是,钱钟书围城钱钟书用了自己人生最顶峰的时期写的一本作品,他在后期竟然说他无法提笔再写一篇长篇小说,那种语气就像是一种无法超越,当时创作《围城》的那种才华一样的感觉,虽然他在一些文章中谈起围城这本书,如同大多数说的“围城之内的人想出去”的那样,我觉得即便是他自己亲口告诉我们的,也不代表这就是围城所要表达的最核心。

  而我所喜欢的就是方鸿渐他们一起去湖南三闾大学的那一段内容,在杨绛的回忆录里我也读到过,杨绛也喜欢这一段内容,其实这段内容是很有代表的一段内容,这一段才是一段真正能诠释“围”的意义的内容。

  大家可以细品一下,方鸿渐和赵辛楣孙柔嘉他们一上船,“围”就开始了,而这个“围”更像一个动词,包围的“围”。而我们很多读者只读出了名词的味道,从他们一上船,方鸿渐和赵辛楣谈起了方鸿渐的伤疤,就是唐晓芙,方鸿渐试图,于是就和孙柔嘉讲了一个奇怪的大鲸鱼的故事,那个故事看起来很离奇,大鲸鱼差点把方鸿渐做的船给吃了,而当时孙柔嘉的表情很出乎人的意料,竟然是似乎很相信的样子,就像我们年轻时谈恋爱,女方很男方一样。

  而这时的孙柔嘉其实就是那条大鲸鱼,她就要把方鸿渐吃掉的意思,也是孙柔嘉在试图“包围”方鸿渐,这个意思在赵辛楣嘴里也说了出来。

  辛楣说,‘一个大学毕业生会那样天真幼稚么?孙小姐就像那条鲸鱼,张开了口,你这糊涂虫就像送上门的那条船’。

  最后孙柔嘉的父亲书信,钱钟书围城钱钟书围城都属于她包围意图的一部分,结果是她如愿以偿的和方鸿渐结婚,书中这种围的情景有很多,包括三闾学校的人际关系的包围,还有方鸿渐的人生之围等等。

  方鸿渐结婚之后,感到孙柔嘉与之前完全不一样的时候,还特为的问孙柔嘉,关于船上的这段谈话内容,这说明方鸿渐已经明白了一些事情,钱钟书就是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们一个真正的《围城》。

  所以《围城》这本书,我所读到的“围”并不是你们说的那个“围”,而对围不同的理解,却完全代表着这本书的艺术水平,围城不在于围城本身的存在,而在于围和与之对立挣扎的整个过程。

原文标题:读钱钟书的《围城》有多少人竟然没读出“围” 网址:http://www.edtreatmentpill.com/lishipindao/2020/0410/6935.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