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edtreatmentpill.com

星月娱乐星月SHOW热依扎:33岁我找到了自己

  镜头前的热依扎仿佛是个穿越时空的百变精灵,在老式打字机,电话机、电风扇和旧营造的复古氛围中的她,优雅洒脱。当换上酷帅的皮裙、长靴,又变身跳着弗拉门戈的西班牙女郎;而穿上卫衣,梳起马尾,又成了笑靥灿烂的邻家女孩……在镜头前长大的她,一颦一笑都有自己的Style。

  采访那天热依扎穿了个粉色吊带衫配上蓝色牛仔裤,整个人看起来很放松。当天正好赶上她33岁生日,工作人员一起秘密给她准备了生日趴“惊喜”,她笑着说33岁这个数字还挺特别的,“不是有句线岁,我终于找到了自己。”

  2019年,热依扎回归了课堂,也通过荧屏获得了更多观众的认可。她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了自己,也逐渐明白了她真正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热依扎有故事,也有对生活独特的看法。她不爱与世界趋同,却也拥抱生活中的温柔面。她身上有着姑娘的那种“飒”劲儿,活的潇洒笃定,坚韧却也通透。

  她说她不想,所以准备每个角色都会尽全力;但生活里,她也学会了“放过自己”。

  

  “《长安十二时辰》之前我去配音,配到最后一场戏的时候我在录音棚里就一下子控制不住的大哭,突然间觉得整部戏拍摄下来我没,别人给了我机会,我做到了。”

  拍摄《长安十二时辰》时热依扎常常否定自己,她总是觉得自己没演好,好像哪哪都不对,她也因此一度瘦到了85斤。

  “那时候都瘦成了,情绪也有点崩溃,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好剧本之后没有抓住这个我应该演好的机会,甚至都觉得演完这部戏之后不想再做演员了。”

  “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自己演的不好,当时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就看了朋友之前送给我的一本书叫《演员与标靶》,想在书里找到答案。书里面有句话:记住这个永远不会是你最后一部作品,这句话对我帮助挺大。”

  热依扎拍戏时会给自己很大压力,按她自己的话来讲就是,谁都没给你压力,自己给自己压力。作为演员她觉得自己有点完美主义,也有点不自信,所以她常告诉自己要笨鸟先飞早入林,不要拖后腿。

  

  

  《长安十二时辰》开拍前一年热依扎把所有的工作都推掉了,她只想为这个戏做准备:她先从历史书看起,由浅至深,然后看小说和剧本,比较书里的人物差异再做;为了能更好的展现剧中的檀棋,热依扎骑马近半年,直到进组的前一天仍在;毫无舞蹈功底的她为了这部戏学了三个月的舞蹈;为了改正自己驼背的毛病,热依扎也开始瑜伽和普拉提。

  然而真正确定下来由热依扎饰演檀棋这个角色其实是在她进组的前一个月,“所以在那之前我停工每天为了这个角色是有打赌的成分在的,但是你不能说没有签合同我就,万一这个角色最后定下来是你呢?所以我就还是天天练这个东西。”

  

  “我会设想檀棋这个人物在《长安十二时辰》这一天之前是什么样子,包括她小时候什么样、她的家庭是什么样,她是在什么样的中成长的。我会把这些没有给观众演出来的部分自己补充完整,这样檀棋这个人物在我心中就立体了,当这个人物在我心中有了支撑之后我才可以去演这个角色。”

  采访时热依扎了很多她所理解的檀棋:她做事能力强、也很聪明,面对不同人的时候会展现出不同的面,所以她特别知道怎么跟不同人相处。

  “刚看到剧本里檀棋这个角色时我就说这不就是我嘛。当时也没说让我演哪个角色,但看剧本写着:这个女子戴黑色发簪、高鼻梁什么的,我就说这不是我嘛”

  热依扎觉得自己和檀棋都很懂得,但她没有檀棋的那份稳,檀棋做事情会很深思熟虑,但她有时候可能会有点躁动。

  饰演檀棋对于热依扎来说挑战很大,“如果一部戏是一个圆圈的话,通常演员演一个角色时可以在这个圆圈95%的范围内随便爬。但《长安十二时辰》这部戏的圆圈可能只有普通圆圈四分之一那么大,给演员的空间可能只有15%。如果你演少了,观众会看不到;如果演过了,它又不像是一天内发生的事情。”

  热依扎解释说《长安十二时辰》这部戏的体量是几十集,他们拍摄了六个多月,但其实都是在讲一天内发生的事情。可能已经拍到了20多集,但戏里的那天刚到中午,所以在拍戏的过程中她每时每刻都在提醒自己这件事,“尽管一天下来人会有各种情绪,但还是要把握在一个度里,这个度很难把控。”

  随着剧情的推进,檀棋这个人物在戏里逐渐找到了自己;而戏外的热依扎也通过这部戏的经历在生活中找到了自己。

  “我原来比较较劲,也很在意别人的看法。但通过这部戏之后我就问自己到底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原来可能活着活着就忘了,但现在我觉得我还是要成为当年上大学时我想成为的人,自己、好好爱自己是没有错的。”

  

  最近一段时间“热依扎唐妆”上了热搜,当时化妆团队是怎样完成这样一个妆容的?

  热依扎:我们第一次化这个妆的时候用了三个半小时,因为你既要还原唐代的妆容,还要让观众能够很好的接受。所以化妆老师会打三层粉底,先打一层和肤色一样颜色的粉底,然后再打一层稍微白一点的,最后再打这层最白的。因为最那层白色的粉底很干,它会让你的皮肤起褶起皱,所以这样打三层的话粉底和脸的贴合度就会很高,皮肤看起来就会很亮。

  檀棋为救张小敬化唐妆在火板上跳舞这段让人印象非常深刻,当时是怎样完成这段戏的?

  热依扎:导演开始时选了一个大,但我后来跟导演讨论觉得要换成小,因为这样给人造成的紧张感会更多一些。我之前其实是没有舞蹈功底的,前期就为了这部戏专门找了一个教东方舞的老师学了两三个月。胡旋舞是唐代很出名的一个舞蹈,但是为了配合剧情我们就把胡旋舞做了改编,演这段的时候我们会精细到提前安排好演某一个动作的时候要配哪句话以及什么样的眼神。那场戏很难拍,除了舞蹈那里,我们大家一起对戏的部分就拍了三个大夜。

  很多人最开始知道热依扎这个名字是通过《甄嬛传》中的宁贵人,现在再听别人提到宁贵人你会觉得有点尴尬吗?

  热依扎:原来会觉得有点尴尬,毕竟宁贵人之后也演了一些戏,虽然不是很多,但也都很用心,所以我就觉得为什么总是提这一个名字?后来我就会开玩笑了,每次有人问,“你是不是那个谁?”的时候我就会说对!是《西游记》,哈哈哈哈,因为西游记也是每个暑假都会播嘛。

  但有一句话不是说:如果女演员一辈子能有一个角色被大家认可,其实就已经是一件很幸运的事了嘛?

  热依扎:是,我听过这句线部,你就是林青霞了。所以当时我听到这句线部戏去做,虽然只可能做到一部。

  热依扎:我是相信的,我会人家是怎么能把戏演好的,可能有些人是天才,有些人只能后期一点点努力。所以毕业以后我就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前十部戏可以做实验,但十部戏以后都必须有名字。

  褪去大众眼里的演员身份,如今的热依扎又收获了一份孩子们亲切的称谓:热老师。热依扎现在在学校里教小孩子们戏剧课,她一直以来都很希望可以帮助小孩儿,这次有了能够身体力行的机会也让她特别开心。“这个月底自己就能拿到了。”她兴奋得说。

  采访时热依扎讲述了很多她给孩子们上课时发生的故事:孩子们有调皮的一面、有需要的一面,也有需要被的一面,但不论任何时候她都会给予孩子们爱与。

  

  “有一次冬天排的时候,一个胖胖很可爱的小男孩突然站着不动了。我就叫他过来,跟他说等下到他彩排了,每个节目过一遍,十分钟就完事。他说热老师我想在这儿站一会,我就觉得这孩子肯定有问题。我在他耳边问你是不是那什么了(尿裤子),他说是。我就把他带到一边问他如果把外套脱下来会不会冷,他说不会,我说好。我把他的外套系在了他的腰上,跟他说,‘不过你要记住咱俩的约定,约定就是中间这个衣服不可以掉在地上,这是你表演的一部分’,他说行。后来有同学问我说老师你给他系的什么,我就说今天我给他系,明天就是你们,每个人都有。”

  

  热依扎说每个小孩子的成长过程中都会遇到一些挫折或类似这样尴尬的问题,但告诉他们如果解决这件事特别重要,“所以我希望用我的能量改变他们一些,这样当他长大再想到这件事的时候,他也不会用别的方式来对待别人。星月娱乐

  热依扎做戏剧老师的初衷是希望可以帮助到这些孩子们,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过程中真正被治愈的是她自己。

  “当时演完《长安十二时辰》之后我就觉得自己没演好这个戏,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废弃机器人。后来当老师之后我就发现有很多孩子喜欢你,就觉得自己原来还行,还是有用的。”

  做戏剧老师让热依扎对表演又有了新的灵感,她在跟人接触时变得更包容了,自己整个人也变得更加的放松。“那天他们问我说你现在还有时间做老师嘛,我说这个时间我一定有。虽然这个工作不赚钱,但它能让我快乐。”

  

  

  热依扎:对,我不想输,但是也不愿意争,我从小就是这样的。你说我行我可能反而就不动了,也不去争;但如果你说我不行,我就必须要做到。这一次输了,没关系,但是我早晚要告诉你我能行。

  热依扎:我原来觉得“找自己”是个特别扯的事儿,什么叫找自己呀?后来我觉得还真是,找到自己真正想有的那个状态,是一件特别开心的事儿。

  热依扎:原来我也不明白什么叫做跟自己和解。之前我自己总是跟自己较劲,不原谅或者讨厌自己的某些情绪,但后来就学着慢慢的跟自己和解。其实你也不用做的那么完美,没有人是完美的,你可以把标准降低,目标不用定的那么长远,你也不用在意别人怎么看你、说你,这些都不重要,好好爱自己,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热依扎:我从小到大都特别在意对我的评价,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希望自己在所有人面前都特好。但是现在想想这重要吗?不重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没有多少人真正关注你,也不用太在意别人的看法,而且不要因为别人的某一句话就去否定自己。

  热依扎:我有时候会笑,我就说什么玩意儿,完全是胡写八写之类的。我觉得有人喜欢你就绝对有人说你。我15岁的时候第一次拍《瑞丽》封面,我看着屏幕大哭,因为人家都说我长得丑。我说我不拍了,都说我长得不好看,我哥就说你爱拍不拍,这有一半的人喜欢你,就有一半的人讨厌你,如果你想继续拍,你就要适应这个东西;如果你不想拍了,更没有必要因为这个而生气,所以那个时候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热依扎:我小时候就能听到别人说我不适合这样不适合那样的,我就觉得没什么适合不适合的,包括现在到哪儿我都会说我不是想做明星,我就是想做演员。因为明星有明星要去完成的任务,明星是完美的,我达到不了。我就是个演员,我可能是有点残缺、有点棱角,但没事,只要我能把戏演好就行,演完戏我就回归到我自己的生活中,这是我想要的。星月娱乐

  热依扎:现在可能是,但是自己还是可以去控制的。李雪健老师曾经说过现在没有文艺圈,都是娱乐圈,但我挺希望我还是在文艺圈里面。演员演戏的时候,就是演给观众看,这之外的我都不是特别的享受。像上次我去走红毯的时候特别紧张,我一直攥着裙子,然后低着头小跑过去,觉得太了。

  热依扎:我也不知道,我就觉得丢人。还有之前参加慈善晚宴的时候,好多艺家一起站成圈,我就背对着大家在那儿抠鞋。其实我鞋子也没有问题,但我就在那儿抠鞋,当时窦骁就问我在这儿干嘛呢,我就说别别别,你就让我这样就行。参加这种活动的时候我一般就在一个墙边上或者暗处待着,等到可以走的时候我就赶紧走。所以可能除了演戏之外,我对的东西都有点,尤其是会站在人堆里被人关注的时候。

  热依扎:我15岁就开始拍了,其实早都风光过了。而且我觉得没有人是一辈子都在的,也不会全在下面,人生就是跌宕起伏的。做了这么多年的演员我特别知道自己要什么,其实很多东西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如果真的是想做一名好演员,作品特别重要。但所谓“红”的这些东西是外在给你的,运气、天时地利人和这些都缺一不可。有些演员可能十年都不演戏,但他在我心中永远是最牛的演员,所以真的不一定要每天的出现在大家面前。

  但是换一个角度来看,作为演员来讲,只有当这个作品被大家认可的时候,才能接到更好的作品。

  热依扎:的确是,有时候这个是我们这个年纪的演员会在一起讨论的一件事情,你其实不想受到很多人的关注,你只是想演戏然后回家过自己的生活,可是如果这样你就演不到好的戏。所以这个时候你就要做个取舍,我现在会把表演当成我热爱的东西去做,而不是当成职业。表演以外的工作,比如说采访、拍摄这些,这都是我的职业。

  其实演员的被动性也在于,有时一部剧能否受到欢迎很大程度上要看天时地利人和。当你前期为了一部戏做了大量准备,但最后观众的认可度并没有你预估的那么好时,心里会有落差吗?

  热依扎:没事,我觉得是你自己要看自己演的好不好,你觉得自己演得好就好。因为什么呢?你的目的并不是奔着我一定要火去的,那不是一个演员能选择的事情,演员只能选择你有没有把这个角色演好,有没有拖了团队的后腿,反正我个人是这么想的。

  热依扎:演戏我一定要演好,但我从来没有在意过。我说如果我演好了,我就是主角;如果我演不好,你给我我都不要,因为我丢不起这个人,我也不想丢人,不想拖后腿。所以像是今天我在这个行业里排多少,我不太在乎这些。我就想好好演戏,只要我能靠这个生计,就已经很好了。

  热依扎:有时候也不透,我觉得我是聪明有余,但不够智慧,我希望我以后可以成为一个有智慧的人。

  热依扎:区别就在于稳不稳。我觉得有智慧的人都很稳,但我不太稳,我有时候还是会有些情绪化,不过这也是我的一个特点,我现在也没有说必须要改正。我觉得要给自己时间,慢慢来就好。

  采访前一天,热依扎做了一个关于化妆技巧的直播,她坦言原来自己并不爱化妆,但最近这一年开始喜欢上了化妆。她买了好多美瞳,还经常和化妆师讨论欧美妆的化法。原来她经常只穿黑白灰三个颜色的衣服,现在也会买各种漂亮的裙子,研究穿衣搭配技巧。

  “我觉得女孩儿化妆、包括显露自己的身材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原来就有点唯唯诺诺的,怕别人注意到我这儿、注意到我那儿。但现在我就觉得不要在意这些,女生就是要让自己尽量的漂亮,因为人生已经很累了,应该更多的取悦自己、让自己开心。”

  热依扎养了三只猫:一只叫菊豆、一只叫nono,还有一只叫大黄。一提起家里的这三只猫,热依扎的话匣子就停不下来,“菊豆现在快1岁了,星月娱乐你知道嘛,它现在会说人话。菊豆有个从小玩到大的小棍,有个小绳,一拿出来它就必须要玩。前几天菊豆就走在小棍上,手一拍,看着我说“玩儿”,我当时都惊了。”

  热依扎说家里的小猫都特聪明,菊豆和nono现在长大了还学会了“团伙作案”,俩人知道好吃的东西都在厨,就一个看哨一个在厨找吃的。“一发现我来了之后nono就赶紧跑了,然后菊豆还趴在那儿。我说你干嘛呢,然后也跑了。”

  说起这些的时候热依扎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下来过,她喜欢小猫黏在自己身边,“我一来看它在我旁边,也跟似的在那儿躺着睡觉,那一刻我就觉得特幸福。我有时候说我要是个猫多好,我哥就逗我说,那你得做绝育,哈哈哈。”热依扎一边说一边向后仰着笑个不停。

  

  “你知道嘛,我爸可逗了,他对我的任何评价永远都是好的。比如我穿衣服准备要出门的时候,我爸就说,‘我女儿啊,就是像我,这么有品味。’或者比如我给人打完电话之后,他就会说,‘我女儿的口才啊,真好。’哈哈哈哈。”

  热依扎模仿父亲来有模有样,她形容父亲是个有点偶像包袱的人,“他特别爱臭美,有一次看见我有一个去角质的东西,他觉得用完了皮肤亮,他就也弄。他不是年纪大了有皱纹嘛,为了不让人看出来有皱纹,他在冬天就会穿高领毛衣,然后把皱纹这儿塞进去。”

  热依扎形容父亲是一个特别幽默和放松的人,哥哥的性格和父亲很像,她自己的个性像妈妈更多一些,稍微有点。生活中热依扎什么事情都会跟妈妈说,她说我们常常更愿意把一些事情分享给不认识的人,其实反而应该让家人更加了解自己,互相包容和尊重。

  热依扎是哈萨克族,但却是一个在土生土长的姑娘,她的父母年轻时从新疆考到了上大学,也因此留在了工作。热依扎很羡慕父母的生活方式,俩人已经60多岁了仍然每周末会约着自己的老朋友们在一块嘻哈聊天,“我觉得我也想要这样的人生,我也想要一群这样的朋友,等到了60多岁了,大家还能一起玩到凌晨2点钟。”

  热依扎觉得父母的人生特别成功,她说无论是在教育方面、还是在父母的知识学历和为人处都是自己和哥哥的标杆,“我要是他们那个年代的人,我也许真的考不到来。”

  

  热依扎:我爸基本上不太会说,我妈会,我妈特别逗,原来给我拿一照片问我说扎扎你看着男孩儿怎么样。我说怎么着?你要跟我爸离婚?小时候他们一催我我就会生气,但后来发现他们其实是好意,所以现在再催的话我就会跟他们开玩笑。

  热依扎:我跟我妈深刻的讨论过一次这个话题。我说我绝对是一个孝顺的女儿,我会努力让你们过上幸福的生活,但如果你们是因为想要个孙子孙女,或者怕我老了以后没人养就让我结婚的话我是不接受的。我说我不是不结婚,但我一定是要遇到了对的人才结婚,我才愿意把自己交给他。包括生孩子也一样,当我知道怎么教育小孩儿了、也有能力的时候,我再去做这件事情。

  热依扎:以我的个性我是不接受的,但我并不觉得相亲这件事不好。我觉得这个世界上什么样的人都有,你无法别人的人生必须跟你一样,你也不用完全按照别人的节奏来生活。我不觉得相亲有什么错,我不要求任何人,但是谁也别要求我。

  热依扎:舒服,我觉得舒服最重要。原来我觉得在一段感情里一定要快乐,但后来我发现如果你跟一个人在一起能够不废话,那就是最舒服的状态。两个的交流很重要,这样彼此都能够帮到对方。而且我很看重对方是否尊重他的父母和朋友,如果他对父母和朋友都一般的话,他也不会对你好。

  热依扎:相信,我相信任何感情都存在。而且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真爱存在,当别人跟我说这没有真爱的时候,我就说真爱有而且不止一次,反正我是相信这些的。

  热依扎:我可能不讨厌生活,但我对于生活还没有做到足够的热爱,我会朝着那个方向努力。

原文标题:星月娱乐星月SHOW热依扎:33岁我找到了自己 网址:http://www.edtreatmentpill.com/qichepindao/2020/0622/2196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