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edtreatmentpill.com

出道遇袭三进三出娱乐圈姿远没想象中平静孙燕

  我初中便喜欢姿,被一首《我也很想他》迷的七荤八素,彼时情窦初开,总觉得里大块的情感在讲自己。孙燕佳长大后我才知道,音乐所带有的共情感,不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也不是每个手都能完整传达。

  追了姿许多年,目睹其一往前走,大步流星或稍有踉跄,感慨颇多。到今年,她生了第二个孩子,幸福美满,整个人宛如融化在波澜不惊的生活中,贴合又如鱼得水,我便想写写,姿那不曾犯错的人生。

  上世纪70年代,新加坡加速转型,把技术型和高科技产业当做发展命脉,走得一往无前。1978年,南洋理工电机教授孙耀宏喜得第二个女儿,坐拥与时代命脉相契合的体面工作,辅以次女降生,自是风光无限。

  作为家中次女,孙耀宏为新降生的女娃起名姿,六年后,第三个女儿美出生,自此,三女饶膝的和美景象构架完成。

  姿命好,原本新加坡福利就好的吓人,家境还相当优渥,打从最开始,她便赢在起跑线上。

  生于教师之家,教育总不会太差,姐姐佳是投资银行副总裁,妹妹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硕士,都是正统的拍手叫好的营生,姿呢,也不差,只是这个二女儿自小就喜欢音乐。

  孙爸爸喜欢音乐,这个儒雅的老教授笑看年幼的姿咿咿呀呀。姿五岁便开始爬上钢琴座椅,十岁上台表演,十八岁写了第一首《someone》。

  热爱音乐的人,骨子里总少不了锐气,尤其是少年人,姿也大抵如此,初中时,姿就读的学校乌烟瘴气,翘课打扮之风盛行,姿不免沾染。而后转学,才老老实实做乖学生,考上南洋理工,读行销专业。

  孙爸孙妈,在姿读大学时,把她送去了李伟崧音乐学校,学唱,做乐队主唱,好不快哉。原本姿在快意的大学生活玩几年音乐,怕是就要毕业,找个和姐姐一样体面的工作,过平的一生。

  这一年,华纳音乐董事长周建辉到访李伟崧音乐学校,李伟崧自然要展示一番自己的好徒弟们,于是挑了几个表现好的唱,姿就在其中。一张嘴,仅此一例的音色就让华纳制作人头皮发麻,当即就要签下这个20岁的独特女孩儿。

  当年的华纳唱片,在乐坛名声大的很,坐拥古巨基、梁咏琪、郑秀文等大牌的唱片约,对任何一个怀有音乐梦的人来说,都是绝对粗壮的大腿。

  千禧年伊始,姿毕业了,华纳没有忘记这个音色独特的女生,签约一事提上日程。

  姿第一次来到,拍宣传照。造型师陈孙华见到这个长发浓妆的女生,有些,左思右想,决定剪掉她的头发。

  于是有了我们印象中那个短发凌厉的姿。值得一提的是,最初陈孙华没想把姿头发剪那么短,剪着剪着就坏了,头发越来越短,刘海刚过眉,颇有种弄巧成拙的意思。

  其实最初,华纳给姿的定位是创作才女,姿命的确好,刚刚签约华纳,便接了不少、化妆品等。

  她与一架钢琴置身荒野,咬着蹩脚普通话,低吟浅唱:“天黑黑,欲落雨”,视觉与听觉的合体冲击,给了不知多少人一记重拳。

  发行专辑后的姿在桃园举办签唱会,演唱完两首曲后签名不到五分钟,舞台旁突然有人持假枪向天空射了一枪,接着冲向舞台,姿被手脚麻利的工作人员,离开舞台,歹徒被。

  隔天各大头条都是姿,以这种另类方式席卷头条,让人哭笑不得。这件事也成了姿职业生涯少有的略显波澜的一笔。

  《天黑黑》不出所料的红了,连内地的湖南卫视,都播放了这支黑白色调的MV,随后华纳趁热打铁,于当年年底再次发行姿第二张专辑《我要的幸福》,一年两张唱片,对一个新人来讲,实属难得。

  好在姿争气,以《姿》入围了当年金曲最佳新人,又以《我要的幸福》入围了最佳国语女演唱人,风头无两。

  当年同时入围新人的有周杰伦、戴佩妮、范玮琪,姿以一票的优势,胜了周杰伦,拿下了史上份量最重的金曲新人。

  当时她穿着礼服,有点害羞,耳朵也不知道怎么奇怪地扭着,就这样一个有些诙谐的最佳新人,开始了屠戮乐坛之。

  截止2003年,仅3年时间,姿发行了七张专辑,这个发片速度实在夸张。姿一向蛮听话,顺着安排好的天选之女的道往前走,红的一塌糊涂。当年她与周杰伦被称为“姿现象”及“周杰伦现象”,这俩人都口齿不清,却能占据唱片总销量的四成之多。

  2003年的某天,姿窝在酒店不出来,工作人员敲门,她嚷着说在洗澡,其实是不想出去。——每个人都有如此时刻,想蜷缩在茧中,屏蔽掉周遭声色,做一个消失的人。

  但她最终还是开了门,尽管她数次想随意买张机票离开,但她还是做了大家眼中的姿——听话的,阳光的,笑起来闪亮的姿。

  人中都有野兽,有人肆意而为,放出它随意啃咬,烂摊子由别人来收。有人天生懂事,牢牢按住野兽的头颅,啃咬自己,苦的涩的咽下去。——姿属于后者。

  在娱乐圈,不红的时候想尽法子拼,红了加把劲儿站稳,绝没有巅峰期退出一说,换,拼的,坐着轮椅唱也不能消失。但姿不一样,她在发行了《the moment》后,休息了,暂别坛一年。

  我总是觉得,姿心中有股无比锐利的劲儿,不管不顾的,全由本心,或是狮子座自身附带的倔强,也可能是对的绝对忠诚。

  2004年,姿如约而归,发行了专辑《Stenie》,以英文名命名,回归初心,再次奔跑。这张专辑也如愿为她拿下了金曲后。

  在坛,有个神鬼论的魔咒叫金曲新人魔咒,讲的是拿了金曲新人的手,绝对拿不到,但姿打破了这个魔咒。

  短短四年,该拿到的,她都有了。红,超高人气与商业价值,项,她比别人更轻而易举就收入囊中。

  2005年,姿启用大量内地音乐人,制作了个性十足的专辑《完美的一天》,发行此专辑时,正值高层变动,导致专辑销量受影响。

  但我却觉得,《完美的一天》是早期最反映姿真我的一张。在这张专辑里,她染了红发造型,致敬另类摇滚偶像Tori Amos,放肆玩摇滚,灵气十足。让我想到未出道时,喜爱甲壳虫乐队,在学校做乐队主唱的姿。

  这个姿被压在表层之下。在出道伊始,她便被唱片安排着走了无法的成功之,一切都水到渠成,为人震撼,但直到《完美的一天》,她才终于显露了更具灵心和根骨的姿。

  《完美的一天》被称为姿的失败之作,但我却觉得她难得玩的开心,都值得。

  转眼到了2007年,姿回归了华纳安排的老线,发行专辑《逆光》,这张专辑出了许多红《逆光》、《我怀念的》《咕叽咕叽》,把姿死死地按在了天后宝座上。

  只是远赴埃及拍摄《逆光》MV时所发生的种种,让姿对华纳终于心灰意冷。

  当年姿和团队去往埃及,不料被当地恶意,当时严重到,工作人员一度借用姿的,才得以hold住拍摄消费。

  回归后,唱片对此事大肆炒作,毁誉参半,大量围观群众对此事嗤之以鼻,认定是恶意营销。

  姿出道18年,离炒作这两个字远之又远,埃及一事,让姿疲惫。07年,姿背着包悄无声息地再次离开乐坛,一走便是四年。

  自《逆光》消失两年后,09年姿出现了,办了演唱会。演唱会结束,又消失了。

  2011年,她发行了新专辑《是时候》,留起了长发,没有再和大续约,反而和内地一家小“美妙音乐”合作,姿也首次担任制作人,全程参与制作了这张专辑。

  这张专辑以时间为概念,娓娓道来,略显平淡,却是姿最线岁了,早已不是当初普通话都说不清的少女。

  也正是这一年,她结婚了,也是平平淡淡,甚至没用来做噱头宣传新专辑——这很姿。

  她结婚了,和一个普通上班族,不帅,普普通通,没邀请一众大明星,没铺天盖地的排场,没通稿,只有好朋友蔡依林陪着她,出嫁了。

  2013年,儿子出生,至今没有正面照。——她住在新加坡,仿佛成了娱乐圈的边缘人物,众人评价其为“淡出坛”,丝毫不为过。

  2014年,她再次回归乐坛,发行专辑《克卜勒》,没怎么宣传,只是爱唱。随之而来的是演唱会,体育场大爆满。众人再次见识到了属于姿的魅力,——永远有人在等她。

  而后她又消失了,直到2016年某天,孙燕佳她毫无征兆发行了一张EP《彩虹金刚》,唱给儿子的,众人纷纷表示,哪有这样的手,发都不提前预热,直接上架,过于佛系,相比那些搞噱头的手,只有姿做的出来这种奇怪事。

  然后17年底,她发行了自己的第十一张专辑《跳舞的梵谷》,用她的话说,是史无前例的突破之作,她参与制作,主打波澜诡谲,情也没有撕心裂肺的怒吼,反而是压在嗓子里的哀恸。一切都不正常,一切又都正常。

  这次的专辑,宣传架势更是小的可怜,内地一个综艺都没上,粉丝一边求偶像宣传,一边又怕她太累,她自己也淡定的可以,曲发了,你们去听,没了。

  在她心中,唱仅仅是唱,是于粉丝的回应,孙燕佳是约定,是肝胆相照的一种体现,所谓荣誉、财富,她早就见识过了,不值一提。

  去年年底,她再次怀孕了,又要做妈妈了,有点紧张,她四十岁了,可还是洗了头发不愿吹,厨艺也不太好,时而和儿子斗气,纯粹的很。

  上个月25,女儿出生,一男一女,正好。作为粉丝,我早知道她七月末临盆,却不想她到30才公布喜讯。

  我内心慨叹,果然是姿,明星恨不得生了孩子立刻拍照发微博,这个新加坡女人竟然晚了五天。

  值得一提的是,她在公布女儿出生的微博里,特意感谢了大夫和,这是我之前从未见到的。

  有时候啊,我觉得她就是一个普通人,比我们就多了那么一点点灵气,所以大家才那么爱她——可靠近、可理解、可,可共情。

  有人说,她的一过于顺遂,没半点冲突感和戏剧性,不算精彩。乃至2011年以后的曲,都如本人一般清汤寡水,过于岁月静好。

  我有时听她后期的,的确要承认,曲的故事性和边缘感越来越少了,她早已不再撕心裂肺地唱《我不难过》那种大了,反而着,内聚着,更显平和的意味。

  所谓艺术成就,所谓艺术家,往往过不好这一生,这是笑谈,但也不乏道理。所有的挣扎、审判、求而不得是艺术的养料,诘问、怀疑、疯癫才更容易产出独具气质的艺术作品。

  而姿已走入美满生活中去了,她的生活儿女双全,家庭殷实幸福,光滑平坦的要命,哪来土壤爱别离求不得。

  当年屠戮坛的周杰伦和姿一样,再加上梁静茹,这三人便是被好日子温养的代表,没什么不好,人生本该如此,所有的坎坷与刻骨,最终都不敌细水长流。——陪伴姿长大的迷也同样。

  我很爱苏轼的一句诗,他写:“惟愿吾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且不提这句诗所传达的苏轼对朝堂的自嘲,我倒觉得,这句话倒是天下大部分人毕生之追求。

  我们坎坷,是因为生来坎坷无可奈何,是。我们叫嚷要历经才成长得更挺拔,是因已在脚下。

  生而为人,又有谁要一生波澜,地与痛苦为伍,哪怕滋生得出艺术成就。

  生于好家庭,受到好教育,遇到好贵人,一步步往前走,正确着,毫无偏颇,又得以遵从本心进进出出娱乐圈,在而立之年做到更深层次的掌控,平坦,无碍,其乐。

  前,没有一个22岁的女生像她这样唱,后,没有一个四十岁的天后像她这样云淡风轻,这是她的命运,我心生艳羡,由衷祝福,并永远为她鼓掌。

原文标题:出道遇袭三进三出娱乐圈姿远没想象中平静孙燕 网址:http://www.edtreatmentpill.com/yulepindao/2020/0414/793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