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edtreatmentpill.com

郭飞雄环球时报评许志永被刑拘:陶醉于自己的

  广州“士”郭飞雄(原名杨茂东)近日被刑事。由于不久前的“律师”许志永也被刑事,境外这两天把这些事联系起来,认为中国在搞“斩首行动”。还有外部将郭、许等称为“人士”,推升他们所做事情的意义。

  郭飞雄被刑拘的是“聚众公共场所秩序罪”,之前他坐过牢,并多次遭短时间。他的观点很激烈,是国内一些签名活动的积极参与者。郭飞雄许志永曾被取保候审,经历也很复杂。

  郭、许等人在互联网上的影响一般,不及当前活跃的一些大V们,但在“”的特定圈子里较为知名。与对抗似乎已成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也像是陶醉于自己的“勇敢”里,不太可能。

  应当说,存在这样一个喜欢对抗的异见人群,已是中国的现实。他们总是给带来触动,也同时给治理带来挑战。他们做事不是以不、对治理实际有益还是有害为出发点,而是只认自己的价值判断,把与尖锐对抗看成上的行为。

  如何对待这些“对抗人士”,郭飞雄中国治理显然尚未找到成熟答案。一方面这些人扮演了比较新的角色,他们对一些具体事情的推动不都是负面的。但同时他们直接制造了对现行治理体系的力,对稳定构成。

  民间对他们的态度也是复杂的。他们被甚至被的很容易得到同情,但了解他们的人中很多也认为他们有些“极端”,并不希望他们“做大”。实事求是说,这些人的群众基础并不好,他们的主张容易在上炒作,但与老百姓的切身民生改善关系不大。

  让这些人改变观点几无可能,在多元化的里,某种程度上预留了“异见”或“对抗”的角色。重要的是需要确定这个角色的活动空间以及他们行为的法律边界。现在们他们所有行为都是的,他们遭到法律追究时就认为受到。只有通过得到的坚定支持,法律才能对他们发挥越来越强的威慑力。

  这是中国的漫长课题,搞行动对抗的在中国出了一拨又一拨,其中不少后来去了国外,他们的影响力总体看被互联网上新生的反对派分去一大半。至少目前对后者形成较高的适应度。但“对抗”仍是中国很不熟悉的事物,围绕它的磨合是中国最严峻的挑战之一,各方需要对此抱以慎重态度。

  需要清楚,任何有一定知名度的“”都有可能演变成事件,郭飞雄因此每一次都应在法律依据和司法程序上无可挑剔,判决的量刑亦能得到认可和支持。无论谁违法,法律都等在那里,这样就有可能使每一次司法追究都成为中国建设的清晰证明。由于中非的情绪很多,这对行为的准确性构成紧迫压力。

  对抗性的也应清楚,中国处在转型和进步的特殊阶段,无论他们出于什么目的,过于激烈的对抗行为有悖根本利益,遭到法律追究和是必然的。如果他们的对抗是不顾一切的,他们等于选择了非正常的人生。

  也许中国的和发展注定少不了一些对抗导致的代价,但尽量减少这样的代价,比“用对抗改变中国”更应成为广大知识的理想,因为前者才是中国人紧迫的共同利益。对抗遍布今天的世界,它们带来我们可以看得见的巨大痛苦。减少对抗对个人以及对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原文标题:郭飞雄环球时报评许志永被刑拘:陶醉于自己的 网址:http://www.edtreatmentpill.com/zonghepindao/2020/0712/2491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